注册

青岛的路 转角遇到


来源:齐鲁壹点

来过青岛好几次,却从未建立起方向感。倒也不是我多么路痴,而是青岛的路极少正南正北正东正西。这座城市依山而建,山势起伏,路随山转,自然就难以一本正经地坐北朝南。

原标题:青岛的路 转角遇到

来过青岛好几次,却从未建立起方向感。倒也不是我多么路痴,而是青岛的路极少正南正北正东正西。这座城市依山而建,山势起伏,路随山转,自然就难以一本正经地坐北朝南。

从路名也很难判断方向。青岛的路大都以地名命名。胶州路、山西路、北京路、潍县路、芝罘路……对青岛不熟悉的人,这些路名丝毫起不到指示方向的作用。

向青岛人打听路,他们也不习惯给你指出东西南北,青岛人指路句式一般是这样的:“向前走,到第一个路口向左,然后到下一个路口向右……”

言者凿凿,听者嘴上诺诺,心中依旧茫然。

辨别方向虽有些头痛,在青岛的路上走一走却颇为惬意。道路起起伏伏,对腿脚考验不小,可路上时刻散发的别样韵致,足以抚慰疲惫的双脚。在我看来,这真是一座步行的城市,因为青岛的路,是对步行者最大的奖赏——当然,我说的是青岛老城区。

匆匆忙忙疾行显然是不行的,那会使你很快上气不接下气。青岛的路宜漫行——散漫地行。因了山的起伏,路也便有了抑扬与顿挫。这使得路上的行走,天然踏着节奏,如流淌的乐音,有快板,有慢板。当拖着沉重双腿,终于爬上一个大坡,正喘息着带点恼火,眼前蓦然出现长长的平缓下坡,此时,恰如一段抒情快板适时奏起,轻松和喜悦,由衷地在心底汇成欢快乐章。不过,如果你熟悉音乐就要留心了,根据乐章惯常结构,欢快的快板之后,常常会出现凝重的慢板。此时,低沉的乐音重重击打你的心:一道大大的上坡,又出现了。

如果只在意行走的疲累,青岛不是一个步行的好去处。可如果不步行,也就很难结缘路上风景,更难以体悟这种路的人间气质。因不是东西南北的笔直,青岛的路天然缺乏庄而严之的气势。但曲折回转起起伏伏的路,让青岛在观瞻上少了威严逼迫,多了雅致有趣。

老城区的路都不宽阔,两旁行道树很容易就在头顶环抱。春夏抑或秋冬,都可行走在密叶疏枝的甬道中,若有心,那就是一幅唯美、迷离的印象派画卷和散文诗。

路不宽阔,横穿道路就非常便捷。而能否轻松地横穿马路,可看出这条路乃至这个城市是否为人而建,以及,它在人心中的亲和抑或疏离。

不宽的路,也让行人偶遇两边街景成为可能。青岛的德式建筑独具特色。除了那些名声在外的地标式建筑,许多看上去普通粗糙的民居,也刻意保持了德式小洋楼的样子。红瓦绿树碧海蓝天小洋楼,这样的组合,在行人心中激起的岂止是浪漫。

而青岛的路,为偶遇这种浪漫,提供了极大便利。因方向难辨,偶遇便不显刻意、做作,好似天注定;因曲折起伏不宽,偶遇就容易抓住,而不是遗憾地擦肩而过。

在青岛的路上行走,常常不经意间路边一瞥,就会发现一座甚至数座造型精美的德式小洋楼,看上去既有历史又让人高兴。即便有的已做普通民居,精致谈不上了,外形却总让人感慨。前几年有次在青岛走路,面对这样的偶遇我就感慨:要是一家一户住这种楼该是多美,可惜啊,竟然好几家群居。

就这么感慨着,一拐弯,娘的,又碰上一个,更大更好。

有部电影叫《转角遇上爱》,内容不知道,名字却很让人想入非非。在青岛,还真有这么个地方。大学路和鱼山路交叉口,两面红墙形成夹角。这个角和红墙,近两年成了青岛的网红打卡之地。遇不遇上爱谁知道呢,拍照效果倒着实不错。每逢节假日,前来拍照的人就拥挤不堪。听说红墙都给蹭得发白了。

[责任编辑:于莹]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喜欢
  • 泪奔
  • 可爱
  • 思考

商讯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